返回列表 回覆 發文

望著抱著他照片,我卻有來不及向他說“愛”的遺憾 。

中壢市 陳君瑜

從小失怙由伯父養大 ,小時候看著嚴肅少言的他如天空一樣遙遠 。
從未牽過他的手 ,只看見粗糙的手因農著厚厚的繭 。
偶爾農作閒暇層聽他哼起娜魯灣歌遙 ,是當時最近最近的距離 。
當自己為人母後 ,才深深體會他的辛勞與對孩子的操心 。
這時他已滿頭白髮 ,背已微駝 ,我仍是不敢去牽他的手 。
直到他晚年步履蹣跚 我才鼓起勇氣抱著他 。
還來不及說愛時 ,他已離我們遠去 。
望著抱著他照片 ,想起他帶我們上工作沈默的背影 ,多少壓力多少愛 ,他都默默放在心中 。
而我卻有來不及像他說“愛”的遺憾 。
父親節到了更覺得愛要勇敢說出來 。

返回列表